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 >  André,Weil,数学史,为什么,怎么看

André,Weil,数学史,为什么,怎么看

发布时间:2021-01-19 22:27编辑:小狐阅读: 319次 手机阅读

André,Weil,数学史,为什么,怎么看(图1)

译自: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ematicians,Helsinki,1978. History of mathematics: why and how,André Weil. André Weil(韦伊)1906-1998,人,20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他是 Bourbaki(布尔巴基)学派的早期成员。1941年他移居美国后于1958年成为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1976年退休,他的主要贡献在连续群和抽象代数几何学方面,他于1979年获得Wolf(沃尔夫)数学奖,并是巴黎科学院院和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

我的第一点将是显而易见的。某些学科的整个历史就由我们当代的几个人的回忆录组成,相比之下,数学不仅有历史,而且有很长的历史,至少大约始于 Eudemus欧德莫斯Aristotle亚里士多德的学生数学史就被写成文字。于是,“为什么”这个问题可能是多余的,或者表述成“为谁”更合适。

“历史学的用处不只是可以给每一个人应得的公道以及其他人可以期盼类似的称赞,也通过的事例促进发现的艺术,昭示其发现的方法”

人应该被永久的声望这一前景驱励至更高的成就当然是一个从古代传承下来的经典主题,比起先祖我们似乎变得对此不太易受影响,尽管它或许就没那么发挥威力。至于Leibniz 的说法的后面一部分,其旨意是清楚的。他想要科学史家首先要为有创造力或将有创造力的科学家而写,他在写作回顾其“高贵的发明”微积分时在脑海中就是以那些人为读者。

另一方面,如 Moritz Cantor 注意到那样,在处理数学史时,可以把它看做一个辅助性的学科,意指为真正的历史学家根据时间、国家、主题和等整理的数学事件的可靠编目。于是,数学史是技术和手工艺史的一部分,且是不太显要的部分,从而整个地从外部看待它是合理的。研究19世纪的一个史学家需要知道一些关于铁路机车带来的进步的知识,为此他必须依靠专家,但他不关心机车如何工作,也不关心投入到创立热力学的艰苦巨大的才智努力。类似地,航海表和其它航海辅助技术的发展对研究17世纪英格兰史的专家并非无足轻重,但Newton在其中的作用至多给他一个脚注;Newton作为铸币厂的人Newton在其53岁时任铸币厂,3年后任厂长或也许作为一个显赫贵族的的叔叔,比起Newton作为数学家,更接近他的兴趣点。

换个角度看,数学偶尔可以作为某种“示踪物”给文化史家以研究各种文化的互相影响.随着这个角度,我们来到更接近我们数学家真正兴趣所在的事情;不过,即使这儿,我们的看法和专业的历史学家有很大的差别.对他们而言,一枚在印度某地发现的罗马钱币有显著的意义,但一个数学理论几乎不会这样。

这并不是说,一个定理,甚至在相当不同的文化环境,不会屡次被重新发现某些幂级数展开似乎独立地在印度,欧洲被发现。Pell(佩尔)方程(Pell方程,实由Fermat提出;后 Euler为由Pell提出,并写入其著作中,故后人皆称其为Pell方程)的求解方法在12世纪的印度被 Bhaskara(婆什迦罗)阐述,在1657年,因接受Fermat(费马)的,再度被 Wallis(沃利斯)1)和 Brouncker(布龙克尔)阐述人们甚至能为这样一种看法提出论据,类似的方法可能希腊人,也许 Archimedes(阿基米德自己,已经知道;例如Tannery提议,印度人的解法可能具有希腊身世;迄今,这必定仍然是一个没用的推测,当然没人会提出在 Bhaskara和我们17世纪的之间有。

另一方面,锲形文字记载的二次方程代数求解方法,披着几何的外袍,却压根儿没有任何几何动机,在 Euclid(欧几里得)那儿再次现身,数学家会发现把后一种论述称作“几何代数”是合适的,并倾向于假设它与巴比伦有,即使缺乏任何具体的“历史”证据。没人索要文献以证实希腊文,俄文和梵文的共同起源,或提出理由反对将它们定为印-欧语言。

现在是时候,离开那些普通人及其他学科专家的观点和意愿,回到Leibniz【的观点】本质地,也从我们数学家自利的角度考虑数学史的价值。仅仅略微偏离Leibniz,可以说它对我们的首要用处是把一流数学工作的“的例子”放置或保持在我们眼前。

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仅仅触及了主题的表面。Leibniz劝告研读“的例子”不只是为了美的愉悦享受,而且主要是为了“促进发现的艺术”在这一点上,就科学的事情而言,需要清楚区分战术与战略。

诚然,我们得出的结论没什么实质的内容,除非我们在什么是和什么不是数学思想上达成一致。关于这一点,数学家几乎无意请教外人,用 Housman(在被要求定义诗时)的话说,他【数学家】可能无法定义什么是数学思想,但当嗅探某个他知道的思想时,他觉得会清楚【它是否为数学思想】.他不大可能看到一个【数学思想】比如,在 Aristotle关于无限的推测中,也不会在中世纪的许多思想家关于同一主题的推测中,即使其中有些在数学上比 Aristotle的有趣得多;无限成为数学思想是在Cantor(康托尔)定义了等势集并证明了一些定理后。希腊哲学家关于无限的观点本身可能是很有意思的,但我们真的相信它们对希腊数学家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我们被告知,由于它们,Euclid不得不避免说存在无限多个素数,必须以不同的方式表达这个事实,那又怎么会,几页之后,他说道“存在无限多条线”与给定的线不可共测(incommensurable)有些大学为“数学的历史和哲学”设立了教职,我难以想出来这两个学科有什么共同点。

不那么清晰的是这个问题,何处普通概念(用 Euclid的词语)止步,何处数学开始。前n个整数之和的公式与Pythagoras毕达哥拉斯的三角数概念密切相关,肯定值得称为一个数学思想;但对初等的商业算术,自古代的众多的关于这一主题的教科书到 Euler关于这一主题的混饭吃之作,它都现身,我们应该说啥?正二十面体的概念显然属于数学,对立方体这一概念、矩形、圆(可能与轮子的发明是分不开的)也能这样说么?此处有一个介于文化史和数学史之间的模糊地带;在哪儿划定界限不那么重要。所有的数学家能说的是,越近于穿过界限,他的兴趣往往会摇摆。

然而,一旦我们同意数学思想是数学史真正的研究对象,可能会得出一些有用的结论,其中一个由Tannery表述如下。没有任何疑问,他说,一个科学家【如果】能够拥有或获得在其科学的历史上做出杰出工作所需的全部素质;他作为科学家的才能越大,很可能他的历史工作会做得越好。作为例子,他提到了 Chasles(沙勒)于几何,Laplace(拉普拉斯)于天文,Berthelot(贝特洛)于化学;或许他也想到了其朋友 Zeuthen。他很可能会援引 Jacobi(雅可比)如果 Jacobi 活着的时候发表了其历史工作。

类似地,考虑以下断言:对数建立介于0和1之间的数的乘法半群和正实数的加法半群之间的同构。这在比较近期之前是没有意义的。然而,如果我们把这些词汇搁在一边,看这个陈述背后的事实,无疑,在 Neper纳皮尔发明对数时,它们被他很好地理解了,除了他的实数概念不如我们的清楚;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诉诸运动学概念来澄清他的意思,正如 Archimedes 出于类似的原因,在他的螺线的定义中所做的那样。我们进一步回溯;在 Euclid的《几何原本》第5卷和第7卷中建立的量的比值和整数的比值理论,由于他称之为“重比”double ratio我们称之为平方,被看做是群理论的早期篇章这一事实是毋庸置疑的。从历史上看,音乐理论了整数希腊群理论是有道理的,与埃及那几分数的纯加法处理形成鲜明对比;如果是的话,那儿我们就有纯数学和应用数学相互影响的一个早期例子。无论如何,没有群的概念,甚至带算子的群groups with operators的概念,我们不可能恰当地分析 Euclid【原本】第5卷和第7卷的内容,因为量的比值被处理为乘法群作用在量自身的加法群上。一旦采用这个观点,Euclid的那些书就失去了神秘的特征,直接从它们通达 Oresme奥雷姆和 Chuquet许凯到 Neper 和对数的路线,就变得容易跟随。这样做,我们当然不是把群概念归功于这些中的任何一位;也不应把它归功于Lagrange,即使他做的是我们称之为 Galois伽罗瓦理论的东西。另一方面,即使Gauss高斯未置一词,他当然对有限交换群有清晰的概念,在其研究 Euler 的数论之前就准备好了。

让我多援引几个例子Fermat的陈述表明他通过“无限下降法”的证明,对 =的情形,掌握了二次型 的理论。他没有记录那些证明;但最终 Euler 发展了那个理论,也使用无限下降法,所以我们可以认为Fermat 的证明与 Euler 的没有太大的差别,为什么无限下降法在那些情形成功?知道对应的二次域有 Euclid算法的历史学家很容易解释这一点;后者,用Fermat和Euler的语言和记号改写,正好给出他们用无限下降法的证明,就像 Hurwitz(胡尔维茨)对四元数算术的证明一样,类似地改写,给出 Euler(可能也是Fermat)对表整数为4个平方和的证明。

再用微积分中Leibniz的记号 。他一再坚持其不变的特征,先是在他与 Tschirnhaus奇恩豪森的通信中他显得压根儿不懂在1686年的学术学报Acta Eruditorum中;他甚至【专门】用了一个词普适的universalitas。历史学家已经热烈地争议,什么时候,或是否,Leibniz发现了相对不那么重要的结果,在某些教科书里,变得名为“微积分的基本定理”但是在 Elie Cartan嘉当引入外微分形式,并证明记号 不仅在自变量或局部坐标的变换下不变,甚至在拉回下也是不变的,之前,Leibniz发现的 符号的不变性几乎没有得到真正的赏识。

现在细看Descartes(笛卡儿)和Fermat之间关于切线引起的争论。Descartes断然决定,只有代数曲线是适合几何学家的课题,发明了一种求这些曲线的切线的方法,基于这个思想,一条可变曲线,与给定的曲线 交于点 处,当它们的交点方程在对应到 处有二重根时,变得在 处相切于 。不久,Fermat用无穷小方法找到摆线的切线后,Descartes用其方法做同样的事情。当然,他不能做到;Descartes就是Descartes,他找到了答案,给了一个证明(“相当短,且相当简单”用他为这个情形发明的旋转的瞬时中心法)补充道他可以另一个“更合乎他的口味和更几何的”证明,但省略了“以免去写下来的麻烦”好吧,他说,“这样的线是力学的”他已经从几何中排除了它们。当然,这正是Fermat试图表达的观点;他知道,Descartes一样知道,代数曲线是什么,但对他的思考方式和17世纪大部分的几何学家而言,把几何限制于这些曲线是怪异的。

得以洞见一个伟大数学家的特点和他的弱点是一种清白的快乐,甚至严肃的历史学家自己也无需否认。但从那个事件我们还能得出什么结论呢?微不足道,只要微分几何与代数几何的区别还没有澄清。Fermat的方法属于前者,依赖于局部幂级数展开的前几项;它为微分几何和微分学所有以后的发展了开端。另一方面,Descartes的方法属于代数几何,但限制于它,在需要适用于相当任意的基域上的方法之前,是奇怪的。这样,在抽象代数几何赋予它完全的意义之前,争论要点不能被也确实没有被恰当地意识到。

当然数学天赋和数学经验不足以成就合格的数学史家。再次援引 Tannery,“首先需要的是对历史的一种品味;一个人必须形成一种历史感”换句话说,要求一种理智上同情的素质,拥抱过去的时代,同样拥抱我们自己的时代。即使是相当杰出的数学家也可能完全缺乏这种素质;我们中每个许都能说出几个坚定拒绝了解自己工作以外的任何工作的人,也有必要不屈从这样(对数学家是自然)的诱惑,在过去的数学家中专注于最伟大的,忽略只有次要价值的工作,即使从审美享受的角度来看,持这样的态度可能失去很多,如同每一位艺术爱好者所知;从历史上看,它可以是后果极严重的,因为在缺乏合适的环境下,天才罕有苗壮成长的,对后者的一定的了解是恰当理解和欣赏前者的必要的前提,甚至只要可能,对数学发展的每个阶段在使用的教科书应仔细检查,以便发现,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什么是以及什么不是常识。

记号也有其价值,即使它们表面上看来不重要,它们可能为历史学家有用的指针;例如,当他发现多年来,甚至现在,字母 都被用来表示域,并且德语字母表示理想,他的任务的一部分是解释为什么。另一方面,经常出现记号与主要的理论进展分不开的情况,代数记号缓慢发展是这样的情况,最终在 Viete(韦达)和Descartes手上完成。Leibniz(也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符号语言)对微积分的高度个人创造的记号又是这样的情况;正如我们已经看见,它们表征Leibniz的发现那么成功以致后来的历史学家,被这些记号的简洁欺骗,没有注意到其中的一些发现。

于是,历史学家有他自己的任务,即使它们与数学家的那些任务重叠,有时也可能与之一致。例如,在17世纪发生,一些最优秀的数学家,在除了代数学以外任何数学领域都缺乏直接的前辈,有许多工作要做,在我们看来,很多会落到历史学家身上,出版,重构希腊人,Archimedes,Apollonius(阿波罗尼奥斯)Pappus(帕普斯)Diophantus的工作。甚至现在,不必提及更古老的作品,在研究19世纪和20世纪的产出,历史学家和数学家并非不常见地会发现他们自己在共同的阵地上。从我自己的经验,我可以就在 Gauss和 Eisenstein中找到的建议的价值作证。Bernoulli(贝努里)数的Kummer(库默尔)同余,多年被看做仅是好奇后,在 进 函数的理论中焕发新生,Fermat关于无限下降法用在亏格1的Diophantus方程研究中的思想已在同样主题的当代研究中证明其价值。

欧德莫斯,古希腊哲学家,公元前370—公元前300。他是 Aristotle的最重要的学生之一,曾与 Theophrastus 一起竞选 Aristotle 学派的领袖,但遭失败。于是,他自己创建了一个独立的学派—罗德(Rhodes)岛学派。他继承了 Aristotle的逻辑思想,写了逻辑分析法和范畴方面的著作,以及《论推理》可惜均已散失。Eudemus在哲学方面的另一项成就是他与别人把 Aristotle 的所有著作收集起来,编成了一本 Aristotle 全集,这对于 Aristotle 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作用。Eudemus是历史上有资料可查的第一位科学史家。

Herodotus,古希腊作家和地理学家,被认为是史上第一位历史学家,公元前约484—公元前约425。Herodotus没有在地方定居,记录下所到之处之风情。Herodotus以撰写记述希腊—波斯战争(公元前499—公元前479年)的起源和执行的《希腊历史》而著称。从其著作中,我们得到“历史”一词的现代含义。

Thucydides,雅典的历史学家和将军,公元前约460—公元前约400。他的《伯罗奔尼撒(Peloponnese)战争史》记载了公元前5世纪的斯巴达—雅典战争。在其著作中他采用严格公正性和数据收集以及因果关系分析,而没有提及神灵的干预,因而被其拥护者称为“科学史之父”他还被称为“现实政治流派之父”

Moritz Cantor,德国数学史家,1829—1920。他最重要的作品是四卷本的数学史讲座(Vorlesungen uber Geschichte der Mathematik),跨度28年,从1880年到1908年,讲述了1200—1799年的数学史,被称赞建立了新学科。1900年他在巴黎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了一小时大会报告。

Paul Tannery,数学家和数学史家,1843-1904。虽然 Paul Tannery的职业是从事烟草业,但他将一生用于研究数学家和数学发展。1883年他开始Diophantus的手稿,1885年他与他人一起开始Fermat的作品,之后出版了他的Diophantus和Fermat的版本他还了Descartes的工作和书信。他还是1904年海德堡国际数学家大会的受邀报告人。

Fermat,全名Pierre deFermat,数学家,1601-1665。他和Descartes各白独立地发现了解析几何;并和 Pascal一起奠定了概率论的基础;他也曾得到过微积分的某些特性,这些特性后来启发了Newton 发明了微积分;他也是近代数论的奠基者,以Fermat猜想知名。

Brouncker,全名 William Brouncker,英国数学家1620-1684。他是英国皇家学会创始人之一,任首任会长(1662-1677)他是欧洲解决Pell方程的第一人;他利用无穷级数逼近自然对数计算了抛物线和摆线的长度;他用广义连分数漂亮地给出π/4和4/π的表达式,现称为 Brouncker公式。

Eisenstein,全名Ferdinand Gotthold Max Eisenstein,普鲁士数学家,1823-1852。1840年17岁的他就去了柏林大学跟随 Dirichlet学习数学,1843年秋他正式进入柏林大学读书。1844年1月他就完成了讨论两个变量立方形式的论文,在大学第一年里他完成了23篇论文,提出了两个问题,包括椭圆函数和二次互反性,也提出了三次和四次互反性。1847年他就通过了教师资格(Habilitation)Riemann是其讲授椭圆函数的学生。1851年他入选哥廷根科学院和柏林科学院,他1844年的论文早于 Arthur Cayley,第一个提出矩阵的概念。Gauss曾说:“只有3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数学家: Archimedes,Newton,Eisenstein”

叙拉古(Syracuse)保卫战:公元前215年,罗马军队以舰队攻打 Archimedes的出生地港口叙拉古,据传说,Archimedes率领民众利用杠杆原理制造了可分远近距离的投石器,利用它射出各种飞弹和大小石块;利用凹面镜聚焦阳光了罗马战船 Archimedes又利用杠杆原理设计了大型反舰起重设备,用巨大的抓钩把战船抓起再将其倾覆于海中,这样,叙拉古保卫战持续了3年,终于在公元前212年被罗马人攻破了城墙,破城时(临终前)Archimedes正专心致力于数学问题的研究,他傲慢地对罗马士兵说:“别把我的圆弄坏了!”

Housman,全名Alfred Edward Housman,英国古典学者和诗人,1859-1936。他以其诗集A Shropshire Lad(Shropshire郡小伙子)而广为人知。这些诗甚至吸引了20世纪早期许多英国作曲家为其谱曲。

沙勒,数学家,1793-1880。1812年入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在S.D. Poisson(1781-1840)指导下获博学位,J. G. Darboux(1842-1917)是其学生。1837年他出版了《几何学方法的起源和发展的历史概述》研究了射影几何中的互易极坐标方法,这项工作使他赢得了名望。他的著作还包括1852年的《高等几何》和1865年的《圆锥曲线》他因创立枚举几何学领域而获得英国皇家学会的 Copley 奖章,1864年他入选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外籍荣誉会员。他还是埃菲尔铁塔上所列“七十二贤”之一。他的一件糗事是,他曾轻信并大量购买伪造的科学家旧书信。

拉普拉斯,天文学家和数学家,1749-1827.他与拉格朗日(1736-1813)协同工作,证明了只要所有行星都沿同一方向绕太阳运行(确实如此)那么太阳系行星轨道的总偏心率是常数。他在其不朽著作,五大卷的《天体力学》中总结了引力理论,这样他就地完成了A.Newton在行星天文学上的工作,因此他被称为“的Newton”在1812-1820年间他写了一部概率论的专注,给出了这一数学分支的现代形式。Laplace最为人所知的是他的星云假说,简单地说就是太阳起源于一团旋转着的巨大星云。直到20世纪中叶才有更科学的假说替代它。

Berthelot,全名Pierre Engene Marcellin Berthelot,化学家和政治家,1827-1907。他在法兰西学院的博士论文涉及天然脂肪的合成。他使甘油和脂肪酸生成脂肪,使有机合成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1865年后他地合成各种有机化合物,包括甲醇,乙醇,甲烷,乙炔等著名产物。他是第一个合成自然界中所不存在的有机物的人。

Zeuthen,全名Hieronymus Georg Zeuthen,丹麦数学家,1839-1920。他以圆锥截面的枚举几何,代数曲面和数学史闻名。他被公认为中世纪和希腊数学史的专家。他是1897年苏黎世,1904年海德堡和1908年罗马国际数学家大会的邀请报告人。

Jacobi做学生时,曾在古典语言学和数学之间犹豫不决;他始终对希腊数学和数学史保持深厚的兴趣;其关于这一主题的著作的若干摘录已由 Koenigsberger发表于他写的 Jacobi 的传记中(便说一下,一个以数学为导向的伟大数学家传记的好样板)见L. Koenigsberger,Carl Gustav Jacob Jacobi,Teubner,1904 p.385-395和413-414.

德萨格,全名Girard Desargues,数学家和工程师,1591-1661。他对透视图和几何投影的研究是其之前数百年科学探究的高潮,他被认为是射影几何学的奠基人之一。他设计了一套安葬在巴黎附近用于供水的,它基于当时未认识到的外摆轮原理,以他的名字命名了 Desagues定理,Desargues图以及月球上的 Desargues火山口。

帕斯卡,全名Blaise Pascal,数学家和物理学家,1623-1662。他16岁时出版了一本论圆锥曲线几何学的书,把1900年 Apollonius前所得结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1642年他发明了一种用齿轮做成的可做加减法的计算机,即当今出纳机的祖先,他与Fermat 一起解决了赌徒提出的问题,奠定了近代概率论的基础,他发现了现称为的 Pascal 原理,它是水压机的基础。

庞斯莱,全名Jean Victor Poncelet,数学家,1788-1867。他在本科毕业后加入军队任中尉工程师参与的侵俄战争,溃退后被俘。他在狱中思考几何问题来打发时间,1814年他回到后其研究成果发表在于1822年出版的射影几何学的书中,它被认为是近代几何学的基础。

纳皮尔,Neper为拉丁文,英文全名 John Napier,苏格兰数学家,1550-1617。他把数与指数形式起来,把计算指数表示的方法称为对数,这个术语一直沿用至今。1614年出版了他的对数表,它对当时科学的冲击就如同计算机对当代科学的冲击,他还发明了小数点。

Euclid是否相信量的比值群独立于所研究的量的类别仍是一个争议未决的问题

奥雷姆,全名Nicole Oresme。中世纪后期的重要哲学家和数学家,心理学家,约1320-1382。他了 Aristotle道德作品的第一批白话译本,至今仍在使用。他还把 Aristotle《伦理,政治和经济学》翻译成法文,并对这些文本进行广泛评论,他所著的《神圣论》批判了占星术。他说第一个证明调和级数发散的数学家,他还研究了分数幂和无限序列概率的概念,在其后5个世纪中这些并未获得发展。

奇恩豪森,全名Ehrenfried Walther von Tschirnhaus,德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医师和哲学家,1651—1708。年轻时他喜欢旅游,在荷兰他遇到Huygens,在英国遇到Newton,在巴黎遇到Leibniz,并与Leibniz保持终身的通信,他引进的 Tschirnhaus变换可从给定的代数方程中删除某些中间项。他于1687年发表的《医学概论》将演绎方法与经验主义相结合,他还被认为是欧洲瓷器的发明人。

笛卡儿,全名Rene Descartes,拉丁化名字 Renatus Cartesius,哲学家和数学家,1596-1650。Descartes是机械论者,他在1637年出版的《方》中,一开始就怀疑所有的事物,怀疑的存在意味着某种正在怀疑的东西的存在,即他自己的存在,也就是“我思故我在”Descartes创立了坐标系,从面创立了解析几何,这种代数对几何的应用铺平了Newton发展微积分的道路。他还用字母表中开头一些字母表示常数,用最后一些字母表示变量,并引进指数和平方根的记号。

阿波罗尼奥斯,希腊数学家约公元前262-约公元前190。他可能在 Archimedes指导下学习过,并以 Euclid的传统写了 Euclid未涉及的圆锥曲线的书。

帕普斯,百科全书编者,约290-约350。他是古希腊最后一位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他所收集的著作包括了今天我们所知的几乎所有古希数学家。

Diophantus,丢番图,古希腊数学家,约210-约290。他以Diophantus方程和Diophantus通近著称。在他之前,古希腊数学的光辉成就是几何学,而他带来了代数学上的成就。他也是第一个把有理数做为方程系数或解的希腊数学家。

THE END—

André Weil

译者:席南华

☞如何向5岁小孩解释什么是支持向量机(SVM)

☞代数、几何、分析 各自的范畴

☞7年赚的2个亿,数学家6年就花光了,全砸在自家的房子上

☞震惊!余弦定理和勾股定理竟然有这样的关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数学家

数学家(Mathematician)就是以数学研究为职业,在数学领域作出一定贡献,并且其研究成果能得到同行普遍认可的一类群体。是指一些对数学有深入了解的人士,将其所学知识运用于其工作上(特别是解决数学问题)。数学家专注于数、数据、集合、结构、空间、变化。专注于解决纯数学领域以外的问题的数学家称为应用数学家,他们运用他们的特殊知识与专业的方法解决许多在科学领域的显著问题。因为专注于广泛领域的问题、理论系统、定点结构。应用数学家经常研究与制定数学模型。

标签:
  •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科学本月排行

科学精选